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后宮獨寵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后宮獨寵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后宮獨寵  第5頁    作者:淺草茉莉

  “這畫是太上皇的珍藏,他最喜愛的一幅。”小宮娥顫抖的解釋。

  “是嗎……”她視線盯上那畫了,瞬間她的心臟像是即將掉入懸崖下一般,整個揪起了。

  這是一幅人物圖像,畫中的人兒巧笑情兮的站在一座亭子前,后一頭是飄渺深遠的高山峻嶺。

  女子圓臉,秀眉帶著一股嬌憨,唇色妝點得嬌若芝蘭,幾朵茉莉花瓣飄落在裙擺間,身姿風雅,很有清華出塵的氣度。

  然而,不幸的,一抹水痕就灑在裙擺上,弄暈了花瓣……

  她心臟又緊縮了,為何看見這幅畫會讓她這般心弦抽緊?

  “小姐,這是多年前太上皇要人描繪的,以前在京城時,他就經常徹夜盯著這幅畫看,對它是愛不釋手。太上皇近來鮮少碰這幅畫了,奴婢見它積了灰塵,多事的想清潔干凈,哪知卻闖了禍……又適逢主子心情不佳,奴婢小命怕是不保了。”

  小宮娥繼續飲泣不止。

  謝紅花心思混亂,對她的哭聲已充耳不聞了,雙目忍不住緊盯畫中人,發覺這人好面善,像是哪里見過。

  這女子像誰呢?究竟,像誰呢?

  她在腦中模糊的尋找一道熟悉的形影……

  忽然,她喊出一聲,“安儀公主?!”

  “您也覺得像嗎?咱們見過的也這么認為,這女子的眼睛幾乎與安儀公主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。”小宮娥聽她這么喊,抽著鼻點頭說。

  倏地,她心臟失速的狂跳起來。“你說,太上皇最愛這幅畫?經常徹夜盯著是嗎?”

  “……是啊。”小姐為何突然激動起來?

  “那他平日是否也很疼愛安儀公主?”她再問。

  “這個嘛,應該是,主子有時也會盯著公主不語好半晌,對了,那目光就像在盯您一樣呢,不對……主子盯您時的目光還是與公主不同的。”小宮娥想想又說。

  主子盯小姐的目光火辣熱切多了,活像想將小姐綁在胸襟,時時緊盯,一刻不放,可這話她不好意思說得太直白,小姐容易害羞,怕說了惹來尷尬。

  “哪里不同?”謝紅花卻是追問起來。

  “您是太上皇的女人,而安儀公主是妹妹嘛,兩者當然有所不同。”小宮娥含蓄的解釋。

  誰知,謝紅花聽了卻臉色再變。“怎會這樣……”

  “小姐,這是怎么了嗎?”小宮娥見她神色凝重,忍不住心驚的問。

  “太上皇……他……”他竟喜歡上自己的妹妹?!

  難怪那男人的性格會如此扭曲,喜怒無常,原來是愛上不該愛的人,所以憤世嫉俗,人當然陰陽怪氣!

  無意間發現了這項驚人的秘密,她失望不己,心情也變得沉重。他喜歡的是安儀,那她呢?莫非是愛不了自己的妹妹,所以她成了安儀的替代品?!

  謝紅花越想越心酸。他怎能如此……怎能將她當成替代品?她謝紅花不必是他的最愛,但替代品……好傷人啊!

  “我……與安儀公主像嗎?”她難過的向小宮娥求證。

  “除了眼睛都圓圓的外,其余的不像啊,而且若要說像,奴婢倒覺得您比較像這畫里的女人,您圓臉,畫中女子也是。”小宮娥不解她為何這么問,但還是指著畫像認真回答。

  “不是臉圓就像的……”她一臉的沮喪,轉身要離去。

  “小姐!”見她要走,小宮娥又發出哭聲了。

  想起小宮娥托人找她來的目的,她回過身,勉強維持笑臉的道:“你放心,畫我先帶走,就說這水是我不小心潑到,你不會有事的。”說完,攜著畫,失神的離去了。

  御榻前,女人垂著淚。

  而男人則是斜臥榻上,雙眸犀炯地盯著她拿在手中的畫像。

  他雖靜默不語,但心頭有一簇一簇的火焰正在興奮地跳動著。

  終于了嗎?終于等到這天了嗎?!

  “這畫污了就污了,反正,朕不需要了。”待女人哭了一會后,他說,那語氣透著壓抑不住的飛揚。

  有了真實的她,便不需要再睹物思人了,這畫,用不著了。

  女人淚淌得更急了,心想那是因為安儀公主來到長沙,所以不需要了……

  這是喜極而泣嗎?見她哭得細雨紛飛,他胸中最堅硬粗礪之處,也不由得變得如春水般輕柔蕩漾。

  他移身下榻,輕輕地將她擁入懷里。唉,這女人在瞧見自己的畫像后,終于勾起腦中那被遺忘的過去了嗎?

  若是如此,她該會記起自己虧欠他多少,為了她,他前世孤絕,沉寂無聞數百年。

  “朕的小水兒吶……”他輕吐著,一縷春風拂過他的心,無比感慨,也深情萬千。女人在他懷中哭得更悲傷。“告訴朕,看著這幅畫,你想起了什么?”他溫聲問。

  為了思念她,他動用了至少百位畫師,由他口述形容,經過數十次的修改,才描繪出水兒的相貌來,這相似度已接近九成了。

  而這究竟讓她憶起多少,他很好奇。

  第十二章  畫中有話(2)

  “您還問?!這事萬萬不可以,您若真心喜愛,也該放棄!”她忽地柳眉倒豎起來。

  “你說什么?”他身子一震。這女人要他放棄?!

  謝紅花嬌容帶怒。“這是逆天,不行的!”

  他眼睛候地瞇起。“你怕天譴,所以阻止朕?”這女人竟敢因為這點小事,要辜負他幾百年來的等待!

  他心中的柔情轉眼煙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是滿腔的怒意。

  “天譴是很可怕的,難道您不怕?”她瞪著他。

  “朕怕過什么?”他火大的問。

  她面露驚愕。“是啊,您什么都不怕,您是個壞蛋!”她忍不住罵道。

  南宮策怒極,青筋暴跳。枉他愛她入骨,自己這數百年是白過一場了!

  “您自己不怕,難道就不怕安儀公主因您受累,也遭到老天責罰?”她忍無可忍地吼道。

  他一愣,雙眉攏起,斂回怒容。“你提安儀做什么?”

  謝紅花哽了哽,不禁又淚下交頤了。“您明知故問,我是您的姑姑,但那算遠親也就罷了,可安儀公主,她可是您的親妹妹啊,您就算再狂、再佞,也不能逆天逆倫,強要自己的妹妹!”她指責。

  他頓時目光一轉。原來是這么回事!

  他心里涌起了絲絲的失望。她終究沒記起任何事來……

  “你就是為這事在朕面前哭啼?”他眼神轉冷了。

  “這……這又不是小事,您若不滅了這份心思,終究會害人害己的!”她紅著臉說。

  “朕這是會害了誰?”

  極度失望過后,他眼底閃過一抹興味,唇邊也浮出一絲的笑意,因為,這老要他公平善待后宮后妃的女人,吃醋了,這怎能不讓他感到欣慰呢?莫非是他這段時間潛移默化的教誨,讓她終于有些長進了?

  “還不是安儀公主會遭殃,不然還有誰?”她兩頰鼓脹的說。

  “那也是安儀的事,你哭什么?”他咄咄地靠近她,對她綻放出迷人的笑靨。

  “我哭是因為……您怎能將我當成安儀的替代品?!”她緊緊捏著手中物,那畫不知不覺教她捏皺了。

  “替代品?”他瞄了眼那原本只是沾了些許水漬的畫像,這會快教她全毀了。

  越來越有意思了,這到底誰才是誰的替代品?!

  “您得不到安儀公主,所以、所以對我……”她喉嚨緊縮,面頰發燙,難過得說不下去。

  “對你如何?”他笑得可是春暖花開呢。

  她眼睡不安地眨著。“我與安儀公主的眼睛很像,都偏圓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”他竟點頭。

  她心更涼了。“大伙都說,您對安儀公主特別的……友愛,您卻又不能對她有所行動,便將對她的滿腔心思移情到我身上來,對我才會格外容忍,您其實……其實喜歡的是安儀公主不是我!”

  “那不行嗎?”他笑睨著她。

  “您……您不否認嗎?”她期待將這事說開后,他至少在口頭上會駁斥,可他竟沒有,這教她失望透了。

  “你都這么認定了,任朕說破了嘴,恐怕也是白費的吧?反正,朕隨心所欲慣了,就算要親妹妹又如何——”

  “絕對不可以!”她大吼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5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淺草茉莉的作品<<后宮獨寵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pk10不定位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