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謝上薰 > 戲情江湖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戲情江湖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戲情江湖  第4頁    作者:謝上薰

  她忘了,孩子不是生來玩的!

  “夫人,夫人!”小棒頭輕喚道,將她的神智拉回。“你出神的想些什么?

  在想該以什么理由說服魁首陪你出遠門?”

  “嗯,”她眸子木然,顯然沒注意聽她說些什么。“你先回去吧!反正我答應了不讓馬泰隨便戰平回鄉,我說了算數。”

  “好,那我回去告訴馬泰。”小棒頭走后,她獨自倚窗沉思,望著那寂靜而深幽的后山。

  她的思緒跳脫。從來不曾在夜里去過后山,不知可有山精鬼怪現形!不可能,假使有的話,大哥不會不告訴我。可是,那道銀光又作可解釋?

  衛紫衣踏進室內,所看見的便是這一幕:皚潔凄浦的月光,照射在她晶瑩如玉的額頭,滲著花香的夜霧,滋潤著她柔美的秀發。

  “寶寶!”

  她燦著一張笑臉,回頭看他。

  “大哥今晚回來得早。”

  “有一件喜事急著告訴你。”

  他的表情,顯示他周身流動著小小的快光,煩惱被驅散,身輕無拘束。

  “我知道,是戰平要回鄉主持弟妹的婚事吧!”

  “誰告訴你的?不過,我所指的喜事并非這一件。”

  “不是嗎?那又是什么?”

  衛紫衣始終面帶微笑,說道:“戰平的弟妹要成親,又不是戰平要成親,于你我有何干?頂多送些賀禮便是。”

  哦,這是不是表示要說服跑這一趟遠路不太容易?

  “原來那是不相干的事。”秦寶寶若無其事的說:“大哥口中的喜事指的又是什么?千萬別是新衣、首飾,或找到千載難逢的靈藥,那一點都不喜。”

  “看你刁鉆的!”他悠然道:“你不是想要一匹通體雪白的白馬嗎?我派人找尋許久,終于有消息傳來說找到,而且是千里馬的后代,出生不到一年,正宜駕馭。過幾天,白馬會由專人送來,這不算是一件喜事嗎?”

  “算、算,是天大的喜事呢!等我見到它,若如想象出中的一身雪毛,我要為它取名‘雪獅子’”她的聲音輕柔如晚風:“大哥,我們好久沒有出去散心,不如趁戰平家有喜事,咱們和他一道返鄉如何?這一來,讓貪玩的我小小滿足一下,二來對大哥而言,也算施恩于屬下,一舉兩得。”

  衛紫衣猶疑了一會兒,平靜地說:“我倒沒想到過去湊那種熱鬧,況且,戰平已告了假,后天便要啟程,你的‘雪獅子’又還沒抵達。”

  “這有何難?我喜歡和大哥共騎黑仔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你要白馬何用?”

  “我也想擁有自己的馬嘛!大哥的是黑馬,更需要有白馬來匹配。”寶寶暢然而笑,神情愉悅,別具媚妖之色。“也對,大哥過分寵溺我,每回我身子不適,就問我想要什么,不想些難以得到的東酉來為難你,你始終不能安心似的。”

  “呵,”衛紫衣用手捏秦寶寶的下巴,失笑道:

  “你這得了便宜又賣乖的小東西,看來不教你大大的失望一次,委實對不起我自己,也罷,我決定--”“去戰平家走一趟!”她接得順口,笑得調皮。“不過,罰我坐馬車,不許騎馬,是也不是?”

  衛紫衣笑了,把她擁進懷里,揉了揉她的頭發,聲音里洋溢著寵愛:“我真是敗給你了!”

  第二章

  薄暮里,夕陽酒色紅,映照寶寶身上的新衫,是雨中薔薇的顏色。

  夏日的陽光是夠潑辣的,當夕陽西下,涼風襲襲,無疑地比什么都醉人,把蟬聲都笑醒了,不知是否在歌誦纏綿的情詩?

  蟬生蟬滅,已歌唱了千年萬年,仍然意猶未盡。它們偏愛在白晝里引聲嗽嘯,歌聲嘹亮,像厭世的壯士;烈日初歇時,卻又像小兒女,凋碉地低訴生命的短暫,此時它們的鳴聲最悅耳,撫慰如斷線風箏的異鄉人。而烏鴉棲息在一棵老樹上,宛似開了一朵黑花。黃昏將逝,一顆早出的大星星高懸在西邊的天上,晶瑩的、孤傲的,卻又很婉約,很詩意,美得像情人的眼睛。

  怪不得,古人要說:“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”

  “魁首,夫人。”戰平遙指前方。“就快到了,姓莊的東弄村是八姓莊中最大的,也是第一個抵達的村子。”

  “姓戰的很少見,也算八大姓中的一姓?”寶寶沒事找事,傻嘻嘻的反問:“那么,姓秦的理該是八姓中的第一大姓啰?”

  戰平哭笑不得,答道:“先前來開墾家園的有八姓人家,所以八姓莊,到如今少說二、三十姓,姓戰的只有敝宅一戶。”

  “你沒回答我,姓秦的呢?”

  “大約兩三戶。”衛紫衣笑著插進來說:“你別為難戰平吧!姓秦、姓衛、姓席,在百家姓中都不算大姓。”

  “至少不像姓戰的那樣。給黃鼠狼看雞--愈看愈稀。”

  衛紫衣哈哈大笑,收韁勒馬,執著她的手說:“你到馬車里和席嫂子作伴吧!”

  此次隨他們出來的除了一名馬夫、兩名侍女小營和小雛,另有席如秀和席大人,那時他們夫妻倆正在鬧別扭,席夫人卷起包袱要回娘家,剛好被寶寶撞見,便邀她一道出來散散心,另由衛紫衣下令席如秀陪同。出門在外,日夜相處,再大的別扭也得消失的了。

  三位領主夫人中,只有二領主張子丹的夫人紫玉竹是武林高手,大領主夫人和三領主夫人均是良家女子,里小腳的,騎不得馬,加上衛紫衣也舍不得寶寶長途騎馬,所以幾乎她專用的大馬又出動了。

  “都快抵達目的地,坐在車里如何看得清八姓莊的風光?”

  “又不是馬上要走,總有你溜搭的。”

  衛紫衣自先下馬,再半扶半抱的使她下了地。他不了解八姓莊的風俗民情是開朗或閉塞,暫且不便寶寶拋頭露面方為上策。

  “好無聊!”無奈,她嘆了一口氣:“早知道就女扮男裝。”

  他在她耳邊道:“我可不跟男人同睡一張床。”

  她拿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瞪他,雙頰霎紅,幾乎是躲進馬車里去。幸而馬車里昏暗,沒人瞧見她發窘,只是六只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,因為她突然竄上馬車的動作太快了點!寶寶不想人發問,掀窗教晚風直撲入面,化去嫣紅。

  這樣一來,她忍不住想好好看一看東弄村的景致。

  一路上,她由寡言的戰平口中挖出不少有關八姓莊的點點滴滴。她一點也不是個咄咄逼人的當家夫人,她太能言善道了,她是那樣善于鼓勵旁人參與。她努力把別人的嘴敲開,卻又笑得那樣無害,使他人自動向她讓步。

  她對戰平是很親切,用著她的優勢,她出身名門的特有觀察力,捉住一點話柄便順藤摘瓜,教惜言如金的戰平棄械投降。其實,她并不像著些人把自己的舌頭磨利得像一把錐子,無情地欲將別人靈魂深處的秘密刺穿!她是好新奇、愛玩的,對別人的隱私沒興趣,有興趣干什么呢?

  據戰平形容,八姓莊擴展至今已有東弄村、西鳳村、南俠村三個村,為何獨缺北村?只因它北倚二座小山,對外沒有門戶。

  當時她這么說:“光聽這三村的村名,就知道東弄村最平凡。”

  “可是卻占地最廣,最為繁華。”戰平為故鄉辯護。

  不過,打聽之下,卻也證明寶寶所言不差。西鳳村原本不叫西鳳村;只稱為西村。大約三十年前,當地一名富翁求榮華富貴,先后將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送進皇宮充當皇帝老爺的玩物,放出無數的金錢收買宮人,終于第二個女兒得到皇帝的注目,上了龍床,還生了龍子,那女兒也成了有封號的妃子,所生的龍子雖然只封了郡王,也算一地之主,這在皇家也沒啥大不了,在平民百姓家卻是四海歡騰的大喜事,那名富翁總算得償所愿,在變賣家產準備到外孫的封地享福的當兒,硬是成天想到就笑、笑、笑,給笑死了!

  不過,西村到底出過一位‘飛上枝作風凰’的皇妃,便自動將西村改成西鳳村,以便在八姓莊中自抬一下身價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4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謝上薰的作品<<戲情江湖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pk10不定位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