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謝上薰 > 戲情江湖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戲情江湖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戲情江湖  第17頁    作者:謝上薰

  小鶴看看秦寶寶,再看看彩蝶,不禁贊道:“她和你一樣美若天仙啊!”

  彩蝶冷知一聲。“她算什么身分!命若桃花,轉眼即是紅粉骷髏,何足道哉。”

  也因是小龍王癡迷的眼神令她醋勁大發。

  小龍王不予理會,只專注的凝視寶寶玉腕,又是套著手鐲,也罷,且先不論。

  怎么她印堂轉黑,面呈死相?小龍王不敢置信,聚攏神光欲看清楚,偏偏又一隊人馬上山來,吵鬧不休。肉胎凡眼看不見四小仙,四小仙大感興味的觀摩凡人的花樣。

  席如秀首先發出嘲弄的笑聲:“我道哪只豬在叫春,這樣吵人,原來是金大少爺和他那一票酒囊飯袋。”

  在水聲淹耳的情況下,席如有字字發自丹田,遠遠送出,清清楚楚的傳人金再鉤等人耳中。金大少如何忍耐得住,立刻破口大罵,可是,一來他不敢太靠近他們,二來也教水聲掩蓋大半,自先落了下風。

  一直靜觀其變的小烏龜,笑嘻嘻直盯著席如秀看。

  “這老小子肥墩墩的,本事倒不小,怪不得爺爺說不能小窺的是的凡人。就是怕老婆這點我不大欣賞,簡直跟我那個肥爹一樣嘛!”

  衛紫衣目光一轉,發現金再鉤身后有兩個人傲慢地仰著頭,均是豹頭獅眼、虎臂熊腰、面目兇惡之人,分明是兩個地地道道的武夫。衛紫衣明白,江湖人敢于目中無人人,不是初出茅廬,便是有真本事,那兩人早已年過三十,看來是后者。

  果然,金再鉤回頭不知說些什么,那兩人代他出頭了。

  衛紫衣暗中囑咐席如秀照顧家眷,自己走出亭外,抱拳一禮:“諸位是來賞?

  還是來叫陣?”

  那兩人看到站出來的是衛紫衣,嘴角便浮現不屑的獰笑。

  “我們‘黑風雙煞’不濫殺無辜之人,你且報上名來。”

  衛紫衣淡然道:“原來是黑道中赫赫有名的王現、趙施兩兄弟,兩位是姨表至親一樣的心狠手辣,闖下諾大的名兒,想不到竟為一個玩褲少爺作帳,是混不下去了,抑是另有圖謀?”

  王現收起獰笑,第一次正眼打量這位俊逸斯文的青年,難道真是人不可貌相?

  “你竟知我們是姨表兄弟,自然是同道中人,何不報上名來了。”衛紫衣漠不經心的說:“行走各州縣的商旅,敢能不知‘黑風雙煞’的威名?

  死在你們手下的百姓無數,因你們的劫財劫色而導至家破人亡者更難以計算,兩位害人無數,罪孽沉重,怎么還不死呢?”

  “要死你自個兒先下地獄去吧!”趙思怒吼一聲,流星錘已直搗衛紫衣面門!

  上回金再鉤的手下在飯館遭人點穴,金再鉤回府搬救兵,他兄弟倆可不是菩薩心腸,為幾個酒囊飯袋而勞累雙腿,那可辦不到。他們的目的是暫且休生養息,加上被仇家追殺,這才躲到鄉下來,否則憑金再鉤這瘟生給他們舔鞋底都不配!不過,為了博取金再鉤的信任,不得己只有隨他上山表現一下。而金再鉤呢,自認重金禮聘的護衛是忠于自己的,愈發的不可一世。

  趙西閃身急迸,雙錘“奪、奪”連響,在衛紫衣周身旋飛衛紫衣并不出劍,凌空翻騰,而流星錘也隨著滴忽旋轉,移形換位,朝衛紫衣翻出去的身形撞去!

  “果然是個會家子!”斜刺里,王現的三尺青鋒已到衛紫衣腹側三寸不到。

  兄弟聯手,果然不同凡響,一個明攻,一個伺機抽冷子。

  就那么神奇,衛紫衣在空中一旋身,剛巧避開山尺劍,剛巧就踏在趙施的流星錘上,雙腳各踩住一錘,趙施還來不及換招,衛紫衣以腳尖踩著接連雙錘的鐵鏈,飛快地朝趙施的面門直逼而來。

  怪吼一聲,趙施急忙撒手,而衛紫衣已離他一尺不到,身形剛落又倏然飛起,雙腳猛踹趙施面門!

  此時,陡地破空聲響,三點藍光急射衛紫衣腦門!

  衛紫衣招式不改,似乎能一心二用,左手袍袖輕揚,急射面來的三點藍光那是三枚十字星,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勁風掃澆于地,雙腳也同時將趙施狠狠的踢出丈外之外!

  只聽得一聲慘嚎,山上最多奇岸怪石,趙施就偏偏被貼在巖壁上,弄得鼻塌嘴歪,全身瘸傷,五臟六腑都似換了個位置。

  衛紫衣為何不出劍?他劍之下從無活口!他不想在金再鉤面前殺人,那會引來官府,給戰家添麻煩。再則,銀劍一出,王現、趙施必將識破他的身分,萬一逃之夭夭,事后再圖報復,以他們手段之殘酷,八姓莊里不知有多少人會遭殃。“賢弟--”王現那表情似乎想活生生吞下衛紫衣才甘心。

  衛紫衣幽幽道:“我己經手下留情。”

  “放你媽的屁!”

  王現嘖喝,三尺青鋒暴擲衛紫衣,招招均欲置人于死地。

  那邊,金再鉤趁亂帶人欲劫美人秦寶寶,心想,大丈夫生于一世間,娶個天仙美人才不枉在本地稱雄!他非常不滿金娘派人把童如夢接回金家,他早已厭倦童如夢,尤其知道她的心病,念念不忘的唯有唐表哥,分明沒把他當丈夫看,成天哭喪一張臉,說有多惹人厭就有多惹人厭,不過懷個孩子罷了,爹娘的態度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。

  眼前這一個就大大不同。若說童如夢憔悴如昨日黃花,秦寶寶則鮮嫩得猶勝牡丹初綻,恨不得捧住手心,含在嘴里。

  “真是粉團捏就的美人兒!”金再鉤日思夜想,不知流了多少口水。

  小龍王閃身過去,擋在秦寶寶面前。他不在乎衛紫衣的死活,卻無法坐視有人要欺負寶寶,尤其金再鉤一臉色迷迷的,天生就是欠人揍的樣子。

  彩蝶一眼看穿他的心思,出言警告:“龍三,我們管不得凡塵的閑事。”其實是不滿小龍王偏心秦寶寶。

  “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小龍王已沉下臉來。

  “你……”彩蝶頓時張口結舌。“你竟然為了她……”

  “我不像你一樣鐵石心腸。”小龍王的臉色極為難看。

  “就你一個人菩薩心腸嗎?”彩蝶氣得口不擇言:“你也不過是動了凡心,給這人間小婦人的姿色迷住了。”

  “你給我閉嘴!”小烏龜和小鶴眼見不是玩的,他們轉身過來勸架。席如秀等人雖然看不見四小仙,然而,一團莫名的冷氣壓卻逼得他們身不由己的退離秦寶寶身邊,誰也搞不懂怎么回事,事后個個人都只能說為了觀戰而走向衛紫衣那邊。

  小鶴為彩蝶說話:“龍三,你別忘了我們干犯天條而下凡是為了小魔仙,你切不能為一凡女而傷害自己人的心。”

  小龍王大是不服:“我愛幫誰就幫誰,彩蝶她在生什么氣?莫名其妙!”

  彩蝶拗起來比誰都拗。“你幫誰都成,就是不許幫她。”

  小龍王也是硬脾氣。“我偏偏就是喜歡幫她!”

  小鶴嘆道:“喂,你們兩個別賭氣行不行?”

  小烏龜則嘀咕:“真是一對冤家!”

  小鶴回頭不滿道:“請注意一下你的修辭,神仙男女和豈用得上‘冤家’兩字?”那不等于默認小龍王和彩蝶是一對?他非糾正不可。

  小烏龜改口:“好吧,不是冤家,是復雜的三角關系。”

  小龍王耳尖,斥道:“誰跟誰是三角關系?門兒都沒有。”

  彩蝶惱羞成怒,泣道:“龍三,你太傷我的心了!”

  “哎呀呀,真是一團糟。”

  小烏龜置身各外,看得很清楚,暗道:“門兒都沒有嗎,龍三?你和衛紫衣、秦寶寶,是一個三角關系,你和彩蝶、秦寶寶,也是一個三角關系,你和小鶴、彩蝶,又是一個三角關系。一共有三個三角關系糾纏于你一身,龍三啊龍三,我看你是在劫難難逃,誰叫你執迷不悟呢!”

  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似乎天神已張開羅網,又彷佛應了某某之中的的定數,他們正一步一步的離天庭愈行愈遠。

  “不會的,不會的。”

  “你叫什么叫?”小龍王敲他腦門一記。“都是你這張嘴巴亂說話,去,你負責去哄彩蝶收起眼淚。”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7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謝上薰的作品<<戲情江湖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pk10不定位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