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決明 > 淫蕩小牡丹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淫蕩小牡丹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淫蕩小牡丹  第8頁    作者:決明

  「妳不是還有親人?」

  「有呀,我有一個好疼我好疼我的娘呢。雖然她已經——」天香趕緊噤聲,她要是再說下去,熬夜寫家書的謊一肓就要被戳破了。「已經沒在我身邊照顧我,可是我很想念她,常常一個人工作累了,就望著月兒說話給她聽哩。」

  「妳在曲府的工作是什么?」

  該糟,一個謊言之后,又要再編織另一個。

  「我……在幫主子抄寫一些東西。」鳴,她不想騙他的……可是比起被他發現她是《幽魂淫艷樂無窮》作者時的鄙視,她還是不自禁說了謊。

  「主子何不用我一百兩的月俸多聘些人來幫著抄?妳就不用一個人這么辛苦。」他佯裝體貼,實際上還是想探些端倪。

  嗚,他人真好,還替她想呢。「因為是很重要的東西,所以一定要我抄才行……」她一定會發奮圖強,絕對在曲爺的要求之下將下一本寫出來,說什么也不讓曲爺有機會對他賞鞭子。

  「我口風很緊,妳若是信任我的話,我可以替妳分擔些。」他還是很好奇她徹夜在寫些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。

  好想告訴他……天香粉唇蠕了蠕,實話就咬在牙關,只消舌尖一頂,就會對他坦白。

  可是想起他的評語,話又怯生生咽回去了。

  「你不用這么辛苦,你只要等著賺一百兩月俸就好,這種累人事我來就行了。」真好賺,只要守著她就有薪酬,哪像她,字字句句都是勞力錢……唉,罷了,不自怨自艾,誰教她自個兒也喜歡這份差事。

  「妳抄書的薪酬是多少?」

  「還過得去。不過得抄完一整本書才能領,有時幾個月抄不出來,就沒有錢領……」她最慘曾有一年半擠不出一本稿,那段日子里要不是吃喝全賴曲爺,她可能真會餓死。

  唉,真要說起這份差事,滿肚子苦水。

  慘淡的小臉因為燭火的搖曳而更添加了讓人疼惜的沮喪,鹿玉堂心一抽緊,莫名的情愫竟然在鞭笞著他……原來她真是名可憐的下人,在曲無漪的壓榨威逼之下過著辛苦的日子,鎮日替曲無漪抄書到三更夜半還不得就寢,粉嫩妁眼窩下浮現淡淡的黑影,而曲無漪還要他監督她工作,就是非得將她最后一分力氣也榨盡——

  「妳去睡覺。」鹿玉堂倏地趕她進房。

  「呀?」不是還在閑聊嗎?

  「立刻去睡。」他抽走她懷里的手稿,不容她反抗地半推著嬌小身軀回到她自個兒的榻上。

  「那些稿子——」

  「不許再寫了,明天再抄。」

  天香見他將手稿放進她房里的書架上,并沒有要去讀它的出息思,她才安下心來,也不去搶了,省得教他懷疑。

  「可是我還沒收拾好桌子,我也得擦個手……」她滿手都難免沾到黑墨。

  「我去打水,桌子我收,妳回榻上去睡。」他分派好工作,勞力事全由他扛,她只要負責躺平就好。

  「喔……」天香再偷瞄他一眼,看他真的走出去打水,沒動那堆手稿。

  天香將肩上的外袍褪下,這才發覺自己剛剛就是用這副衣衫不整的模樣和他聊著,別說藕絲衫的前襟還開了個大叉口,隱約露出她素色的小兜兒,連下襬都蓋不住她的腿,就這么讓人瞧光光。

  「呀呀……都忘了他從今天起就跟我一塊住了,還拿著以往夜里趕稿的邋遢樣面對他!真羞人。」她鉆進被窩里,讓被窩里的寒意給逗了個哆嗦,蹭蹭腳丫子,等待被窩變暖。「要是在我的書里,男人瞧見姑娘家這嬌樣,早就撲上來了,哪還像他,正襟危坐的。」想起來就想笑。

  呀呀,她在想什么呀?難道她希望他像頭禽獸,見她露出小腿頸骨,就擦涎瞇眼地跳撲過來,將她壓按在身下使壞嗎?

  書是書,現實可是現實,若他真是這么邪佞的人,就算她被他欺負了去,半夜也會趁他睡熟,拿把刀將他的禍根給閹掉!絕不會像書里的姑娘,在暴力強迫下還能得到歡愉,太匪夷所思了些。

  即使她的房門沒關,鹿玉堂還是在她的門扉上敲了敲,確定得到她的注出息后才跨進她的閨房,先將桌上的燭火點燃。

  她要從榻上起身,他卻阻止了她。「將手伸出來就好。」

  她照做,將手遞給他,他擰干布巾,先從她的右手擦起。

  「水是溫的耶……」

  不要怪天香大驚小怪,三更天里,要打盆熱水多難,得先到柴房去拿柴,若沒有劈好的,還得自己舉斧頭劈——上回她差點把自己的腳趾頭給劈斷四根——拿完柴,還得摸黑到廚房去生火煮水……這么高難度的工作,就得花掉她整整一夜的時間,還不一定生得了火,往往最后都是她被煙嗆得滿臉眼淚鼻涕,直接拿冷冰冰的井水胡亂搓洗了事,不僅一夜沒能好睡,還白忙了功夫。

  沒想到現在替她拭手的布巾竟然這么溫暖……

  鹿玉堂只是笑,仔細替她將指節的黑墨都擦干凈。她的手上有長期書寫的厚繭,但是指形相當修長而漂亮。

  「你上哪去提的溫水?」她好奇地問。

  「我燒的。」當然是用渾厚的內力。他擦完右手,換左手。

  「哪有這么快?」還要劈柴燒水呀!

  「我生火功力好。」

  「真好,那以后我每晚都有溫水可以洗手了。」

  「以后妳只許抄書抄到戌時,戌時一到,我會將屋子里的燭火都熄掉,妳就準時上床休憩。」

  「呀?」天香愣住,好半晌才回魂,「戌時?!我通常都是成時才開始寫……抄書呀!」

  「妳一整個白天都在做什么?」他將布巾洗干凈,再重復擦洗她的手一遍。

  「呃……哪來一整個白天?我睡就睡到午時,起來用個午膳,然后——」她偏頭想想,「然后上街逛逛,或是駕葉扁舟在湖里讀書,天氣好的話就小睡片刻——醒來剛好吃晚膳。」說起來有些汗顏……

  「改正妳的習慣,從明天開始——不,此時此刻該算是今天了。我卯時會來叫醒妳,吃完早膳,妳開始抄書抄兩個時辰,用完午膳可以上街一個時辰,回府后繼續抄書,還能抄兩個時辰,接下來用完晚膳就可以完全不用工作。」瞧,他替她排好的行程效率遠遠勝過她的,也不虛度人生。

  「卯、卯時?!」是她聽錯還是他說錯了?卯時正是她睡得最熟的時辰耶!

  「有困難?」

  何止有困難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!

  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

  化不可能為可能,向來是鹿玉堂的唯一座右銘。他很固執,尤其是當他已經打定主意,他絕不妥協,幾乎到了鐵石心腸的地步。

  天香流著眼淚的雙眼壓根沒辦法睜開,小嘴除了要喝粥,還要打呼,小腦袋像有千斤重般,沉得讓她的頸子無力馱負,鼻尖幾乎就要埋進碗里。

  「醒醒。」

  鹿玉堂的聲音仿佛自遙遠的天邊轟來,天香惺忪地醒了,含著粥的嘴蠕了蠕,囫圇咽下口中的食物,繼續閉眼打盹。

  鹿玉堂看她這模樣,本來真有沖動想抱她回房,讓她好好睡到自然清醒算了,然而早起的益處絕對遠勝于晚睡,若他放任她,反倒是害了她。

  「天香姑娘。」

  「唔……我有在喝……有在……喝……」呼……

  「天香姑娘。」

  「我……醒了……真的醒……了……」呼……

  他幾乎要懷疑她不是在與他對話,而是在夢囈。

  鹿玉堂放棄以聲音叫醒她,直接拎著她到屋外,讓天初方白的第一陣涼風呼醒睡娃娃。

  「好……好冷……」天香抖抖身子,直朝鹿玉堂胸口躲風。

  「清醒些了沒?」

  「唔……我們一定要這么早起嗎?呼……好冷……」還好她手里還有碗熱粥可以暖暖手。

  「動動妳的手腳,活動筋骨后就不會有睡意了。」他替她拿過碗,一手執著她的手腕甩動。

  唉。天香無奈且被迫地晃手晃腳。她比較想捧著熱粥啦,至少還不讓她覺得冷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8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決明的作品<<淫蕩小牡丹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pk10不定位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