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決明 > 淫蕩小牡丹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淫蕩小牡丹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淫蕩小牡丹  第26頁    作者:決明

  她纏著、賴著、跟著,無論鹿玉倌對她多厭惡,她就是尾隨不放。

  「妳真厚臉皮,鹿玉堂都不要妳了,妳還死追著他!妳以為死纏爛打就能綁住一個人的心嗎?」鹿玉倌吃完了鳥蛋,又啃完一顆果子!吐出果核當暗器,纖指一彈,用力擊中天香額頭。

  天香齜牙咧嘴,雙掌捂著額心低低叫疼。

  「妳管我?我就是要找到他!因為我知道他不是不喜歡我,他一定有他的苦衷!有兩個不懂敬他愛他諒解他的弟弟妹妹已經夠了,我不會跟著湊一腳。」天香還不忘損人一下。

  鹿玉倌揚手朝火堆里捉,拎了顆熱燙的鳥蛋拋給天香,「接著。」

  天香直覺攏起雙手,直到那顆燒得正燙的鳥蛋落入軟掌,燙得她哇哇大哭,慌忙甩開熟鳥蛋,對著燙疼的手呼氣。

  鹿玉倌冷笑,這是她對天香惡指他們不友愛的懲罰。

  天香瞪著她,雖然這些日子被鹿玉倌欺負到都快麻木了,但不代表她練就一身耐巴掌、耐水、耐燙的功夫。

  「妹子,妳還嫌我帶著她不好,我倒覺得妳沿途有人可以欺負泄忿兼解悶,挺值得的。」鹿玉樓見兩個女人將氣氛弄僵,出面緩和。

  「我只是不懂她在堅持什么。像鹿玉堂那種無情無義的人,她以為追著他,他就會變好嗎?要是這樣,我們追了他多久?他還不是同樣冷血,」

  「我知道,妳是不想讓天香二次受傷二這些日子相處下來,他挺喜歡天香的,也發現妹妹對天香雖然還是惡聲惡氣,但時常都是刀子口一且腐心。

  「誰管她會受幾次傷川二軟弱的人就甭想吃苦,滾回去古田地杓嬌沽浪就好:一鹿玉倌口氣不好,「帶著她多累贅!少了她,說不定我們早就找到鹿玉堂了!」她和樓哥試過幾回甩下她,可是三、五天后,天香一定會出現在他們面前,甩也甩不開。

  「妹子,別忘了,如果不是天香,我們恐怕得費更大的功夫。」鹿玉樓可不能不替天香說幾句話。現在變成是天香帶著他們在找人不知道天香打哪弄來一迭怪紙鶴,當他們不確定該往哪條岔路去追人,妹子正趴在地上抽鼻翼嗅味道時,天香已經拿出紙鶴,斬釘截鐵指出路來。這一路追下來,他們確實追著了鹿玉堂,只是他腳程快,總是先他們一步離開。

  「對呀對呀,全靠我才能這么順利的。」天香被夸獎得很開心。

  「靠的是妳耍妖術拿出來的紙鶴才對!」鹿玉倌承認紙鶴很有用,但天香很礙事。

  「才不是妖術!」

  「一只紙折出來的鶴會飛,不是妖術是什么?!」

  「這是畫術!」

  「畫術?!」鹿玉倌的聲音自鼻腔出來,非常看輕。

  「這是用血畫出來的,里頭有我非找到鹿玉堂的決心。」

  「用血畫出來的?」鹿玉樓很好奇,「畫符嗎?」

  「畫人。」用嘴解釋很難讓他們明白,天香干脆小心翼翼地從布包里拿出一只紙鶴,拈在指間。紙鶴正左右擺動著頸,她遲疑了一會兒,動手將紙鶴拆開。

  即使知道紙鶴沒有生命,但是感覺它在指掌里掙動,還是有屠殺生靈的罪惡感。

  她將紙鶴攤回成一大張原畫。

  「畫鹿玉堂?」鹿玉樓輕易便看出紙上的人是誰,因為畫得非常相似。

  「只要紙上畫了誰,紙鶴就能找到誰。」天香補充。

  「這種畫術我倒是頭一回聽見。不過用雞血來繪制,感覺就是邪門歪道——」

  「是用我的血畫的。」天香糾正。這些血都是她一刀一刀從腕上劃出來的。

  鹿玉樓和鹿玉倌難以置信地望著她。

  「天香,我記得妳的布包里除了一些衣物之外,其余全是紙鶴。」鹿玉樓道。

  「是呀。」天香點頭。

  「全用血畫,不就用了妳一大缸的血?」那數量少說也有四五十只。

  「還好啦。」天香輕描淡寫。沒到一大缸,大概四碗罷了。

  「妳就這么想要找到鹿玉堂?」支持他們兄妹窮追不舍的動力是被人背叛的仇恨,支持天香的力量又是什么?

  「當然。我一定要找到他。」天香對著血繪的男人道,像立誓一般,眼神放柔了,「他是怎么樣的人,我很清楚,他做任何事,一定有理由,只是那些理由他不解釋。你們想想,一個不斷告訴你們,要拿生命保護主子的人,他為什么會推翻自已說過的話?他如果真是懦弱的人,你們和他相處這么多年,都沒發現嗎?要是以前他從不軟弱,從不說話不算話,更從不背叛,他現在逃避的舉止不是更應該讓我們存疑?他為什么寧愿讓你們誤解、讓你們追殺,他有什么難言之隱?我只要這樣想,就好擔心他,擔心他是不是扛著太重的擔子,不讓人分擔,一個人快被壓垮……」

  鹿家兄妹沉默了。

  「是呀,大哥并不是怕死的人。妳還記得老主子有一回進京途中遇搶,大哥那年才十五歲,他一個人護著老主子,讓老主子躲進樹洞,自己守著路口,將整批賊人殺傷趕盡。精疲力盡的他還是用長劍撐著身體將老主子帶回驛站,那次幾乎要了他的命,他也沒逃……」鹿玉樓慢慢回憶起來。

  「那時!他回到驛站,瞧見了爹,他才寬了心,整個人倒了下來……我還記得,他的背上這插著五支箭!老主子找了多少大夫才將他那條命從鬼門關搶回來……」那么多年前的景象,鹿玉倌卻是記憶猶新。不單是因為那時的鹿玉堂對她而言是最尊敬的兄長,對于八歲的她,鹿玉堂的存在遠比父兄這類的身分更為崇高。他教她武功、教她讀書、教她好多大道理。她常暗里在想,長大后要成為他的媳婦兒……那時無知,不僅親兄妹永遠只能是親兄妹,在那當兒,她是迷戀著鹿玉堂的,所以見到他面臨生死關頭,除了心里以他為榮,知道他沒辱了鹿家家訓,還更害怕他會死去……那時的難受,她至今仍牢記著。

  鹿玉堂半點也不懦弱,更不怕死,否則要仔仔細細算出他舍命救過老主子多少回,那是十只指頭也不夠的。

  「他為什么要背著叛徒之名,也不愿替自己辯解?」鹿玉樓與鹿玉倌望著彼此,問出同樣的疑惑。

  不過在場沒有人能代替鹿玉堂回答這個問題。

  「我只知道,我認識的鹿玉堂是那種明明自己也餓著肚子,但為了將食物分給人,他會故意做出嫌惡食物的模樣,用『我不吃了,給你』的方法將食物塞到別人手里,而拿著食物的人,心里暗罵他的挑嘴,但之后還是領會到了他的體貼。」天香說著。她就是那個嘴里吃著他給的食物,心里卻誤會他不懂惜福,等到下回又餓起肚子,再也沒有東西吃時,才會驚覺他那待溫柔細心的蠢家伙。

  一時之間,圍著火堆的人都沒再開口,只有木柴燒得晰叭作響。

  天香將畫像又重新折成紙鶴,不過她折出來的紙鶴無法像斐知畫折得那般好看,歪歪斜斜的。沒想到那只怪紙鶴居然吃力地擺動起翅膀。

  「咦,還能動?我還以為拆了就成了廢紙哩……不是只有斐大哥才能讓畫活起來嗎?」天香將歪紙鶴放在眼前端詳,歪紙鶴的頸子茍延殘喘地左轉右轉,垂了下去,像被人拗斷脖子一般。

  果然,不是斐知畫,這畫術就失效了。

  少了一只紙鶴,就如同減少一次尋找鹿玉堂的機會。

  她可以感覺到鹿玉堂就在不遠,放出了紙鶴,它們會領著他們找人,然而飛了半個時辰最長一個半時辰,紙鶴就會飛回她的腦袋上方打轉,最后自己燃燒成灰。

  唉。

  「不要再哀聲嘆氣了,打起精神來,總有一天能找到人的。」鹿玉樓好一肓安慰她。

  天香感激地抬頭,看著有些神似鹿玉堂的男人,無法解除她的相思,只會讓她更想見鹿玉堂。

  「雖然你的嘴唇沒有他好看,聲音也沒他今人覺得心安,但我聽到你這么說,還是覺得很貼心溫暖。」天香很認真地道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26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決明的作品<<淫蕩小牡丹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pk10不定位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