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決明 > 淫蕩小牡丹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淫蕩小牡丹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淫蕩小牡丹  第13頁    作者:決明

  天香披上繡儒,系好圍腰,摸來象牙篦將長發梳順,隨便打理好自己就出門去找鹿玉堂。

  「鹿大哥?」她先繞到鹿玉堂的房間,門也不敲就進去,房里沒半條人影。

  「鹿大哥?」她再跑到后堂,瞧他是否待在那里打水。

  沒人。

  「鹿——大——哥?」她來到屋后井旁,沒看到他蹲在那邊洗衣裳。

  「鹿——大——哥!」她繞著竹舍走一圈,還是沒見到他除草、灑水或是閑逛。

  人到哪兒去了?

  天香倏忽想到什么,慌忙奔回他的房里,在他枕旁找到他的布包,確定他不是趁她不注意離開,這才緩緩安下心。

  他的布包還在,表示他應該沒走,是她胡思亂想了。

  「跑哪兒去了?也不跟我說一聲,我會擔心的嘛……」她抱著他的布包,跪坐在他的床鋪上。

  她真想將自己打包在布包里,這樣他要是真的偷偷摸摸走了,也會連她一塊帶走……

  環視簡單的房間,這里的擺設與鹿玉堂來之前沒什么兩樣,他并沒有在這個房間里添設太多他自己的東西,若是要走,大概也是揮揮衣袖,毋需帶走太多贅物那樣的干凈利落。

  她討厭這種感覺,討厭他好像不屬于這里。

  「不過他允諾過,我不讓他走,他就不走的,他才不會說話不算話……我們打過手印的呢。」那天握緊他的手,就足以替代打勾勾,騙人的是小狗。

  她可沒忘掉他回握著她的手時,感覺有多堅定——雖然沒打契約,但是她是擱在心上,他想賴也賴不掉。

  原先還直傻笑的天香冷不防沒了聲,因為她想起了夜里的春夢。

  那算不算變相的……意淫?

  要是他知道了她在夢里對他做的一切,定會狠狠斥責她。女人不被允許擁有情欲,只有男人才能侃侃而談。他們狎妓、納妾、風流都是被贊許的,女人只能守著春閨,等待丈夫的籠幸,若是有了貪淫的念頭,說不定還會讓人以七出之罪休離……可是男人是人,女人也是人,男人會有七情六欲,女人也會有,否則《幽魂淫艷樂無窮》就不會讓男男女女都爭相搶買。只是鹿玉堂那種不茍言笑的男人,恐怕想法很古板,覺得姑娘家就是該刺繡撲蝴蝶,不能有驚世駭俗的邪念。

  不過她天香可不是那種謹守禮教的木頭姑娘,否則她就不會以寫淫書為業,所以她很敢坦誠面對自己的心意。

  她喜歡他,所以對他有欲望,想要親近他。

  雖然夢境有些模糊了,但是她反客為主吻他時,那個觸感真實得令她難忘——夢里的大膽當然不可能搬上實際,她光是想,就覺得臉蛋好燙。

  「妳……怎么在我房里?」鹿玉堂回到房里時,見到天香坐在他的床上,明顯地頓住腳步。

  他不自在的視線沒落在她臉上,因為只要看她一眼,他就會想起早晨她吻他的景象……

  「你去哪里了?我到處找不到你!」天香放下布包,跳下他的床。

  「我到前庭去活動活動筋骨。」他離開天香的房間后,在竹舍前臺階上發愣了半個時辰,之后回神立刻跳進竹舍旁的大湖泅了數趟,泅完再持了根木棍,到曲府前庭的大廣場去練棍,借著灑汗的練武平復紊亂的心緒。

  「你怎么不叫醒我?我陪你一塊去活動筋骨嘛,害我睡到日上三竿。」

  「因為妳睡得很熟。」鹿玉堂取過床角的干凈衣裳,準備換下一身被汗水濕透的袍子。

  「我每天都睡得很熟呀,你還不是狠心挖我起來。」她嘀咕。他今天善心大發喔?

  「我要更衣,麻煩妳先出去好嗎?」他還是沒看向她。

  「喔。」雖然很想留下來偷覷他更衣,但她還是被趕了出來。

  鹿玉堂很快地換好衣裳,可是他不知道要不要出去面對天香,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天香……

  她貼近他臉龐的模樣,還有溫暖的軟唇,他記得太牢,幾乎可以說是意猶未盡,只要一瞧見她,他腦子里就浮現情欲的吻,讓他反復回味,而一回味起來,他就覺得自己差勁——她睡胡涂了,不是嗎?

  他抹抹臉,無聲嘆息。

  他不可能躲她一輩子,他只能強迫自已別表現反常,他相信她看不出任何端倪,她應該也記不得那個吻,只要他裝出無事,一切就不會改變,他不要太緊張……不要太在乎就好。

  深吸口氣,鹿玉堂走出房間,天香正拈著桌上盤里的糕點嘗,見到他出來,忙舔舔拿餅的手,將糕屑清干凈后才奔向他,拉著他一塊坐下。

  鹿玉堂憶起今早她的舌尖也是這樣舔舐著他的唇舌——不、不對,不能想!不能想!

  「今早抄書的工作被妳睡掉了,下午再補回來。」為了表現他的不動如山,鹿玉堂僵硬地說了句。

  「好。」她覺得他根本不用補這句話,她近來的表現就是一個聽話的好姑娘,連來取手稿的曲練都對她贊不絕口,直說她是乖孩子,曲爺還命人送來好多新衣裳獎勵打賞。

  「以后妳要讀的書,我必須先過目。」他又突然冒一句。

  天香正將最后一口糕點塞進嘴里,聽他這么說,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。「呀?為什么?」

  因為妳讀的書,恐怕有一些帶壞了妳,例如《幽魂淫艷樂無窮》這套書,絕對列入首禁——鹿玉堂在心里道。

  「有些書妳不合適看。」

  「哪些書?」為了寫稿,她需要閱覽大量的書籍。

  「《幽魂淫艷樂無窮》。」他想也不想地道。定是那些書太淫蕩,才會讓她在睡夢里還深受影響。

  「是因為它行文太粗俗嗎?」

  「淫蕩。」他補充。粗俗倒不會,相反的,行文者的文采堪稱優美,只是意境令人想入非非。

  天香噘著嘴,「可是除了淫蕩之外,它還有其他可取的部分呀,你瞧過也知道,像第十三回英雄救美,就是在告訴世人見人有難,定要仗義相助——」她有自己的一套說詞。

  對,仗義相助之后美人舍身報恩,緊接而來就是滿滿一章回的翻云覆雨。

  鹿玉堂并不認同她的想法。

  「總之,別看那類書。」他不喜歡想象今早若是變成曲無漪或曲練,甚至任何一個男人去喚醒她,都讓睡迷糊的她扎實吻住——那會讓他想握緊拳,狠狠毆傷他們!

  「但第十五回和尚放生鳴蛙,也是告訴世人生命之珍貴,不因人與物的不同而有差異!也是希望人要心存善念,不動殺戒——」她還在辯。

  沒錯,放生鳴蛙的當夜,蛙化為人形,刻意與和尚在池畔相遇,兩人就在池里享受魚水……不,「蛙」水之歡。

  鹿玉堂不懂,為什么《幽魂淫艷樂無窮》無論橋段如何鋪陳,最終目的就是一場淋漓的歡愛?

  「姑娘家不適合讀這些。」

  「那要讀什么?《列女傳》?《女孝經》?《女論語》?要我背出一大段也沒問題——凡為女子,先學立身,立身之法,惟務清貞,清則身潔,貞則身榮。行莫回頭,語莫抓唇,坐莫動膝,立莫搖裙,喜莫大笑,怒莫高聲。內外各處,男女異君;莫窺外壁,莫出外庭,出必掩面,窺必藏形,男非眷屬,莫與通名;女非善淑——」

  他阻止她繼續下去,他沒想到她將《女論語·立身章》倒背如流。

  「也不一定要讀這類強調貞節枷鎖的書籍,只是那類淫書等妳大些,嫁了人再看。」

  「《幽魂淫艷樂無窮》也被很多娘親當成枕邊書送給出閣的女兒,這是不是表示它還是有它的學習價值?」枕邊書又名女兒圖或嫁妝畫,用來教閨女了解夫妻房事。

  「那個學習價值是等妳與妳夫婿放下芙蓉帳之后的事,不是妳現在該懂的。」鹿玉堂有些懊惱自己將話題導向這頭,他……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在教女兒床第秘事的嬤嬤。

  「難道你認為女孩子在洞房花燭夜時,無知又愚蠢地指著夫君的腿間,問他怎么長了根尾巴,這樣會比較好嗎?」天香反問他,那天真的臉蛋實在是讓鹿玉堂很難相信這句話是出自她的嘴里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3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決明的作品<<淫蕩小牡丹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pk10不定位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