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決明 > 淫蕩小牡丹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淫蕩小牡丹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淫蕩小牡丹  第12頁    作者:決明

  「我沒說我要走。」他重復一次,這回放慢速度,一字字都說得好慢,讓她聽仔細。

  「你……真的不走?」她的眼淚還沒止。

  「如果妳要我走的話,我就走。」是天香先開口說了這件事,他也就打蛇隨棍上,將連日的忐忑提出來。

  「我不要,」天香急急搖頭。「我不要你走!」

  鹿玉堂聽到自己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氣的吁嘆,她不知道她的答案對他而言幾乎是判生判死的刑賞,如果他在她眼中看到半絲遲疑,他絕對無去多現在如此篤定地做下承諾!

  「妳不要我走,我就留下來。」

  「我不要你走。」天香的語氣比他更堅定。

  「我就留下來。」鹿玉堂唇邊噙著淡笑,讓天香看了好喜歡,跟著他破涕為笑,小腦袋不停地點著,藉以表達她有多附和他。

  不為那一百兩月俸的吸引;不為這些日子流浪得有些倦意,想要找個地方休憩一陣子;就只為那位國色夭香,猶如初綻牡丹的姑娘。

  如此單純的理由。

  他伸手替她擦淚,忘了他剛剛才用那只手去抹墨,現在半干的墨遇上她的眼淚,全溶在一塊兒,在她漂亮的臉蛋上畫開嚇人的臟污。明明她現在的表情可愛又嬌柔,偏偏被他無心畫花了臉,看起來再加無辜,像頭小糜鹿似的。

  鹿玉堂忍不住笑出聲,笑得天香一頭霧水,卻也傻傻跟著他笑,直到鹿玉堂拿沒沾墨的左手取來濕布替她抹臉,她才看到自己一臉慘烈。

  不過,她一臉墨臟換來他的笑容,好像也沒虧嘛,嘻。

  「你為什么以為我要走?」鹿玉堂等她仔仔細細清洗完臉蛋,遞來干布給地!

  天香隨立忌抹抹臉,瞅著地,「因為那對怪兄妹。你認識他們,對不?」

  鹿玉堂沒打算隱瞞她,緩緩頷首。

  「我第一眼就覺得他們好眼熟,因為他們長得和你好像,而且你特別問了他們的事……你不是那種愛嚼舌根的人,也很少對什么人有興致探問,可是你對他們很注意,所以我才這樣猜。」

  「他們是我的弟弟妹妹。」他坦言。

  「果然,我沒猜錯。」她眼神一黯。「你還是有家人的嘛……」他還騙她說他沒親戚了,現在還一次冒兩個。「我就是怕他們是來找你回去的,你跟著他們走了,我……怎么辦?」最后聲音小到聽不見,微微發紅的眼眶又濕潤起來。

  「他們不是來找我回去的,而我也打算躲著他們。」

  「手足鬩墻?」她猜。

  「我想告訴妳原因,然而有些事我想忘掉……不向妳明說,不是因為見外或防備,妳若知道了,勢必會被我逼著忘記它,那么不如一開始就別聽到。」鹿玉堂撥開她臉上幾綹因洗臉而弄濕的發,語氣輕緩。

  他想對她全盤托出過去,如果她愿意分擔他肩上的重擔,不讓他一個人背負一切,有個人能懂他、能明白他、能對他說一句「你沒有錯」,他渴望有這樣一個人出現——

  可是他不能自私地硬要她陪著嘗自己的原罪——他知道這個女孩定會包容他的過去,正因為如此,他更舍不得將她牽扯進來。

  天香明白地點頭。「不要緊的,我知道這些就夠了。」只要知道他愿意留在她身邊,她就滿足了。

  她露出甜甜的笑靨,抿彎的粉唇像一輪彎月高高揚著,除了笑之外,她沒再提出任何一個問題。

  鹿玉堂的手讓一雙軟嫩的玉黃握住,他的手很厚實,每個指節都有粗繭,她必須要雙手全攏才能握牢他。寫慣了辛辣詞匯的她,不知描寫出多少淫蕩羞人的交歡之樂,那些行為舉止都遠遠超出了十指交纏這種沒看頭的小事,可是這等小事卻讓她臉蛋緋紅,用盡勇氣才敢主動牽他的手。

  最令她開心的是——

  他回握住她的手。

  牢牢的。

  第五章

  天香在現實里只敢牽牽鹿玉堂的手,但是在夢里,她已經開始對他為所欲為。

  她夢見白自己化身為《幽魂淫艷樂無窮》第一冊里的艷魂女鬼,在破廟與書生打扮的他相遇,她勾勾織指,他如著魔般隨著她來,她卷玩手里的輕紗,挑逗地用它滑過他的額心、眉眼和鼻心,再下到咽喉,她好玩地發現他喉結滾了滾,仿佛還有低低的沉吟從他的薄唇溢出來,她用唇取代輕紗,吻咬住他的喉結,挑逗地說「我要一口吃了你」,吐氣如蘭,溫熱柔舌舔舐他的皮膚,感覺他的震顫,她咯咯在笑。

  她跨坐在他身上,羅衫輕解,一寸寸露出凝脂肌膚,看著他屏息以待,她不讓他太快如愿,衣裳積在若隱若現的潤圓之前,遠比裸裎更撩人。

  他按捺不住,將她拉到面前,柔軟酥胸煨著剛硬胸膛,她一呼吸,胸口磨蹭著他的,他含住她的嘴唇,將她唇上的胭脂吃得一乾二凈,她在他嘴里嘗到胭脂的味道,他的雙掌游移在她優美的背香間,她的雪膚像絲綢,滑膩細致,在掌心之下的觸感極好,再往下……

  「天香姑娘,醒醒。」

  「唔……不可以摸那里……」天香臉紅汗濕,青絲隨著她撇動小臉而波動。

  鹿玉堂站在她床前,每天早上都是他來喚她起床,她的睡姿稱不上優雅,偶爾還會踢被,卻至少都算正常,這般臉色艷緋的模樣倒是不曾見過。

  著涼了嗎!臉這么紅!

  鹿玉堂伸手去探她的額,并沒有嚇人的體溫。

  「天香姑娘?」他隔著被衾搖搖她。

  「呀……你這個偽君子……」她嘿笑兩聲,有些傻氣、有些嬌嗔。

  在作夢?

  「天香姑娘」他輕拍她熱燙的紅頰,終于喚得她微微睜開長睫,寶玉般的眸子朦朦朧朧,仿佛籠罩一層迷人月暈,帶有難以言喻的媚態,她的雙眼盯著他,但讓他無法確定她是否真的清醒。

  「妳醒了嗎?妳好似在夢囈什么……」鹿玉堂看著她伸過雙臂,攀上他的頸肩,像個娃兒討著要人抱,他知道她睡胡涂了,并沒有將這逾矩的動作放在心上,正要扶起她——

  「壞家伙。」她的聲音渺渺飄來。

  天香不知哪來的力量,將他拉向自已,唇就直直貼上他的,甚至張開牙關,銜咬著他的下唇,粉舌舐卷過唇間,頑皮地探進探出……

  鹿玉堂無法做出任何反應,他發著怔,只能被迫彎著腰,雙掌攤在她的枕畔兩方,任芳唇軟舌在嘴里嬉戲攪和,將他的神智也攪成一團爛泥。

  他十指緊攏住被衾,布料糾結在使勁的指節間,她的發絲廝磨著他的手臂,像流泄的發瀑傾溢而下,身上始終繚繞不散的書香吸滿肺葉,胸口吐納的,全是她芬芳的氣息。

  「唔……」勾著他頸背的小手不再安分,滑進他的襟口,她的紅唇也開始朝下侵略,啄吻他剛硬如棱石的顎緣,滑過咽喉,來到頸骨……

  鹿玉堂猛然震醒,扣住她的雙腕,將軟膩柔黃從自己的衣袍里揪了出來,快速退開身子,從她床邊直直退到她的房門外,保持最遠的距離。

  天香失了支撐,整個人軟俯在床榻上,小嘴蠕了蠕,似乎在埋怨什么,但是人完全沒有清醒的跡象,根本自始至終都沒有從夢里跳脫過。

  鹿玉堂捂著嘴,腦子亂烘烘聽見自己臉上焚燒起來的聲音。

  他現在更不能叫醒她——

  不能讓她看到他此時此刻的模樣——

  他也沒辦法在這種時候佯裝平常待她的臉孔跟她道早安——

  因為做不到,所以他選擇不做,步履一轉,逃也似地離開她的閨房。

  少了鹿玉堂叫她起床,天香這一睡,睡到了午時初刻,雖然還不到午膳時間,但已經讓她比平時多睡好久好久,將一上午的寫稿工作全耽誤了。

  「奇怪……他怎么沒叫我?嗚,好刺眼……」

  天香坐直身,窗外的烈陽照得她睜不開眼,房里一片奪目的光線,她搔搔披散的長發,不明白自己怎么有機會睡到自然醒來?不是有鹿玉堂在嗎?難道他突然善心大發,放任她去睡?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2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決明的作品<<淫蕩小牡丹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pk10不定位杀号技巧